81168股票学习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手炒股

新手炒股

大趋势软件闲谈诺奖得主深度剖析美国经济打脸特朗普

2020-01-22新手炒股
要点导读:大趋势软件闲谈诺奖得主深度剖析美国经济打脸特朗普,华优选基金净值,香雪制药股票,000881股吧,这些推荐给你

大趋势软件闲谈诺奖得主深度剖析美国经济打脸特朗普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相信,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时,现任总统特朗普几乎将是无法击败的,因为不管他的诸多言行和政策多么值得商榷,但是他毕竟搞好了美国经济。然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却在报业辛迪加刊文指出,认为特朗普利好经济的判断堪称是当前最大的误会,事实很可能恰好相反。以下即斯蒂格利茨的评论文章全文。

  现在,全球商界精英正在汇聚到瑞士达沃斯,举行一年一次的会面,这一次,大家其实都该好好考虑一下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自己是否已经克服了“特朗普迷恋症”?

  两年前的此刻,少数真正高瞻远瞩的企业界领袖都对气候变化忧心忡忡,或者是对特朗普的厌女症和固执隐隐不安。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兴高采烈,因为特朗普刚刚抛出了对亿万富翁和企业大为有利的减税政策,他们还期待着这位总统能够进一步放松监管。

  后者就意味着企业可以污染更多的空气,让更多美国人陷入鸦片瘾,让更多儿童接触到可能导致糖尿病的食品,以及可以让各种金融鬼把戏更加肆无忌惮——哪怕后者正是酿成2008年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

  今天,许多企业家也依然在谈论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持续增长,以及美国股市的创纪录水平。然而,要真正客观有效地度量经济的表现,无论GDP还是道指,其实都不是多优秀的指标。这两者都不能告诉我们美国普通人的生活水平现状到底如何,也都不能帮助判断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事实上,完全可以说,美国经济近四年的表现恰恰构成了打脸这两个所谓指标的绝佳证据。

  要真正充分了解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状况是否健康,首先就要看当地人民的身体状况是否健康。如果他们手头宽裕,心情快乐,他们的身体就会比较好,寿命也会比较长。在这方面,美国在诸多发达经济体当中其实是处于垫底的位置。

  美国人的预期寿命原本就相对较低,而在特朗普任期的最初两年连续走低,而且中年死亡率在2019年还窜升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最高峰。这其实并不值得惊奇,因为这位总统正在努力工作,以确保更多美国人坠入缺乏健康保险的处境。数以百万计的人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医保,无保险率短短两年间就从10.9%窜升到了13.7%。

  美国人预期寿命降低的原因之一,就是经济学家凯斯(Anne Case)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Angus Deaton)所谓的“死于绝望”——酗酒、药物滥用和自杀。在2019年(能够获得全面数据的最近一年)当中,这种死亡案例的数量几乎相当于1999年时的四倍。

  事实上,除开战争和瘟疫的特例之外,这种健康状况的急剧恶化,我之前只见到过一例——我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时候目睹的后苏联时代俄罗斯发病率和死亡率数字,后者也印证了当地各种经济指标的可怕读数。

  对于那财富金字塔上最顶尖的1%,尤其是最顶尖的0.1%而言,特朗普也许的确是一位优秀的总统,但是对于其他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将美国所有家庭按照财富分成四等分,则除了最富有的四分之一外,余下三等分当中的大多数家庭,都将因为2019年底通过的法案全面实施而税务负担加重——尽管那法案的名目是“减税”。

  减税的好处完全不成比例地几乎全部流向了超级富豪和企业,于是,美国家庭可任意支配收入中位数从2019年到2019年(能够获得全面数据的最近一年)几乎毫无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国内生产总值增幅的大部分,也都落入了富人的腰包。真实周薪中位数目前的水平比起特朗普刚刚入主白宫时只高出2.6%,根本不足以抵消长期工资增长停滞的消极影响。

  比如,全职男性劳动者(能够拥有全职工作已经是好运气了)的薪资收入中位数当下较之四十年前还低了3%以上。消除种族差异方面的进展也乏善可陈——2019年第三季度当中,黑人全职男性劳动者的周薪中位数还不到白人的四分之三。

  更要命的是,这样的经济增长就其对环境的影响而言还是不可持续的——而且特朗普政府还在拼命不断颠覆或者掏空之前各种经过严格成本效益分析的监管措施,这自然只能让局面越发不可收拾。空气将变得更加不适合呼吸,水源将变得更加不适合饮用,地球将受到气候变化更加严峻的挑战。事实上,美国气候变化造成的各种相关损失已经创下了新高,2019年,这方面的财产损失达到了GDP的大约1.5%,超过任何其他经济体。

  当初,减税据说可以刺激起新一波的投资潮。可是,真正接踵而来的其实是那些美国最赚钱企业的一波创纪录的股票回购潮——2019年达到了大约8000亿美元,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国预算赤字在据说接近充分就业的情况下创下了和平时期的新高(2019财政年度几乎达到了1万亿美元)。企业界投资依然疲软,而美国政府不得不大举向海外借债——最近期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对外举债额度每年接近5000亿美元,美国净债务一年就增长了10%以上。

  同样,虽然特朗普在经贸政策方面对外四面树敌,但是这些政策也未能真正降低美国的外贸赤字——后者2019年比起2016年还增加了四分之一,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美国对中国的赤字较之2016年一样增长了近四分之一。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确实如愿更新了,但是并没有纳入商业圆桌会议所希望的那些投资协议条款,也没有医药公司所希望的提高药价的内容,更谈不上劳工和环境方面的进步。特朗普虽然自封为交易大师,但是在与国会民主党人的谈判当中几乎每一场都铩羽而归,最终只能满足于一个只是略有改进的协议。

  虽然特朗普自夸已经将制造业就业机会带回了美国,但事实是,特朗普任内的制造业就业机会增长速度依然不及奥巴马任内的经济复苏阶段,更不必说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之前的水平了。失业率虽然处于近五十年来最低点,但是依然掩盖不住经济脆弱性。适龄男性和女性劳动力的就业率确实在提升,但是具体速度依然不及奥巴马复苏时代,较之其他发达经济体更是自愧不如。就业机会的总体创造速度比起奥巴马任期也有明显差距。

  其实,低失业率本身也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这不单单是因为身体不好的人没法工作。还有,那些残障人士,那些多达200万的囚犯——美国人目前的在押率较之1970年增长了六倍,以及那些已经灰心丧气,不再积极寻找工作的人,都是不被计入“失业人口”的,哪怕他们确实是没有在工作。更加不必说,在一个没有育儿福利或产假福利的国家,女性就业率肯定要比其他发达经济体低了超过10个百分点。